全世界热爱和平民主的人们联合起来 ! 为实现民主中国而奋斗 ! 民 主、自 由 、公 平、法 制、人 权、富 裕 !
您当前的位置为:首页 - - > dv
录像:严惩腐败 司法要独立
日期: 3/4/2014 3:54:15 PM 发表人: 中国民主党

  
录像:严惩腐败 司法要独立


点击开新窗口欣赏该FLASH动画![全屏欣赏]


下载录像
    2014年3月4日,中国民主党在美国纽约中国领事馆前举行活动,主题是:“严惩腐败 、司法要独立”。
    更多图片新闻
    中国民主党党员不顾入冬以来的连续寒冷,手持标语、高喊口号、纷纷发言,支持中国反腐败!并指出,严惩腐败 、司法要独立。只有在法律层面上的反腐败,才能真正的有效反腐败,才能真正的拯救中国。
    更多图片新闻
    为什么现在中国的贪污腐败问题越来越严重?而法院在严惩贪污腐败犯罪方面却没有作为、反倒需要行政当局发起运动来惩治贪污腐败?因为中国的司法没有独立。
    更多图片新闻
     腐败是严重的政治雾霾,污染社会环境,仅用所谓的“高压态势”、“严惩腐败的坚定决心”、“加大查办案件的工作力度”、“对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的零容忍”,都不足以有效解决问题。
    更多图片新闻
    一条条禁令,涤荡不正之风;一项项措施,整治作风“顽疾”;一批批典型违纪案件,令人警醒深思。。。。。。中国2013年的反腐倡廉工作,格外引人注目。但是,全中国的腐败越演越烈。
    更多图片新闻
    有人说了,“正人必须先正己,打铁还需自身硬。”这听起来不错,但实际上没有到位,没有理解制度才是根本,好的制度可以控制坏人,坏的制度却会败坏好人。
    更多图片新闻
    在我们看来:反腐倡廉的关键,不是“提升纪检监察干部履职水平”,而是要建设司法独立的现代制度。
    司法要独立,就是要将司法过程与“颐指气使的行政权力”和“捉摸不定的汹涌民意”隔离开来,并把它尽量交给对司法结果负有长期责任的专业群体来完成。
    更多图片新闻
    司法独立有两重含义。一是指司法不应受行政权力的干预,这一点是知易行难;二是指司法不应受公众舆论的牵制,这一点则是知难行更难。
    人们常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若真如此,把案件交给群众公审,或拿到网上投票,国家岂不就能长治久安?答案是否定的。
    更多图片新闻
    人并非总是理性的。事实上,保持理性往往是吃力的,而胡闹则能图一时之快,除非决策人自己承担的代价足够大,他是宁愿选择马马虎虎,或选择快意恩仇的。这如同要平分一块面包,用手扯开就是,太较真就得不偿失;只有要平分一块金砖,才值得用上精密天平。
    所以,即使人们在处理自己的事情时眼睛是雪亮的,但在处理别人的事情时,往往也会不负责任地意气用事。要让司法做到准确执法,关键是要让司法者充分承担决策的后果,否则司法就会被大众的胡闹所冲垮。
    针对人性的这一特点,人们有了“事前规则”与“事后酌情”的区分。在抽象的层面,民众可以拥护完美的原则。泛泛地问大家如何看待“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主张,众人很可能异口同声地赞成;但一遇到具体个案,那些掷地有声的原则就很容易蜕变成空话。个人的偏见、情绪、孤陋乃至对戏剧化效果的追求,都会严重影响他们对事件的判断。
    更多图片新闻
    此外,正如中国政法大学的一位教授所说的:管辖权分离促进司法独立。
    更多图片新闻
    建设法治中国,必须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加快建设公正、高效、权威的社会主义司法制度,维护人民权益。维护宪法法律权威,深化行政执法体制改革,确保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健全司法权力运行机制。
    而谈到司法的“依法、独立、公正”,三者中核心是公正,依法和独立是实现公正的必要条件。
    更多图片新闻
    当下中国社会所产生的各类矛盾和问题需要司法来解决,更需要司法公正来解决,司法一旦不公正,不但不能解决原来的矛盾,反而会产生新的矛盾。
    现在的问题是,要做到公正,就要做到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这就是依法原则。
    而独立原则在学界的讨论更为充分。在司法运行过程中,权力、人情对司法的干预普遍存在。在这种情况下,如何使司法依法办事,实现独立,需要一系列具体措施来推动。其中,去行政化、去地方化是实现司法独立中的必要要素。
    去地方化是指法院和检察院的工作要依法开展,不受地方政府的影响,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司法公正之后才能实现权威,有了权威,司法才具公信力。
    去地方化包括了两层含义:首先,地方行政权力不干预司法;其次,司法能够对权力说不。要对权力说不,法院和检察院需要足够底气,其人事权和财权的归属是关键因素。
    中国曾经有过“台州经验”——采取“异地审判”的方式来避免地方政府的干预。这是一个防止地方干预司法的办法,但缺点也很明显:第一,显然该办法是对地方存在干预的“默认”;第二,异地审判就能彻底避免干预了吗?
    要去地方化可以采取把司法辖区与行政辖区分离的办法,这在学界有广泛共识。管辖权分离也早有先例,中央人民银行分行就采取这个方式防止央行分行沦为地方的“口袋”。有人提出将地方法院收归中央,我们更倾向于收归“上一级法院”,法官是要人大选举,可以采取“提级选举”的方式来解决,财权也是同样的道理。
    去行政化,是要按照司法的规律办事,司法规律体现在司法程序的设置上。比如,公开是司法最重要的因素,法院审理案件的过程、结果要公开,从而让公众与媒体进行监督,公开是司法的规律之一。
    此外,行政执法体制的改革需要“一揽子”计划。但中国目前当务之急在于,行政执法千头万绪,应该先理清各类行政机关的职责权限,将行政执法相对集中起来,避免“多头管理”、重复管理,实现科学管理。
    更多图片新闻
    中国如果真想严惩腐败,就要贯彻司法独立的原则。

    中国民主党
    2014年3月4日

【 字体:


中国民主党           China Democracy Party   
地  址:            41-25   Kissena   Blvd.   FLR 1 #110,   Flushing,   NY   11355   USA
 Website:                    http://www.cdpwu.org                                 http://www.cdpwu.org/en
 Tel: 1-718-353-2880 E-mail: cdpwu1998@gmail.com  cdpwu@yahoo.com(yahoo邮箱密码被盗请勿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