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热爱和平民主的人们联合起来 ! 为实现民主中国而奋斗 ! 民 主、自 由 、公 平、法 制、人 权、富 裕 !
您当前的位置为:首页 - - > 重要内容
世界新闻自由日:奥运年中国新闻不自由
日期: 5/2/2008 9:53:57 AM 发表人: 自由亚洲电台

  
                                 世界新闻自由日:奥运年中国新闻不自由

    2008-05-02
    今年5月3号是联合国“世界新闻自由日”。由于今年是北京奥运年,中国的新闻自由状况颇为令人关注。在中国的新闻界人士告诉本台记者申铧,中国的言论空间比以往有了很大的扩展,但是政府的控制仍然无处不在。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申铧的采访报道
    今年是《联合国人权宣言》发表60周年,言论表达自由是该宣言第19条规定的一项基本人权,也是中国宪法赋予中国公民的一项政治权利。在北京奥运之年的“世界新闻自由日”,人们关注的焦点难免会集中在中国的言论自由状况上。
    更多图片新闻
    中国不仅需要新闻自由,而且更需要民主自由与人权。
    北京的资深媒体人士凌沧洲认为,去年被很多人视为是中国新闻界的“寒冬”,“纸馅包子”事件引发了政府对新闻媒体的整肃。不过在他看来到目前为止,中国媒体还是有一定的言论表达空间:
    “比如从一定的技术层面上讲,由于报纸的竞争或者中国人自身的努力,可能有一些调查性的新闻也能出来。比如最近《南方都市报》捅出的四川凉山童工被大量拐卖到广东东莞。这种新闻过去都是不太可能出炉的。”
    凌沧洲还提到,网络媒体的发达,给民众提供了广阔的言论平台,公民记者正在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广州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媒体人士也有同感。他说,网络的作用可以从最近网民抵制美国CNN电视台可见一斑:
    “起码现在我们的受众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他也有自己的途径去获取信息,并且提出自己的质疑。”
    记者:“你认为质疑CNN的民众看到了CNN的报道?”
    凌沧洲:“我想现在对很多上网的人来说,会使用代理一点也不奇怪,所以,政府方面怎么样做信息封锁和审查是政府方面的事情。对于想了解真相的老百姓来说,他们当然是有自己的办法。随着教育程度的提高,大家对英文信息阅读能力的加强,我想解除互网封锁实际上只是迟早的事,事实上他也没有办法完全达到他那个目的。”
    最近据总部在美国的《中国信息中心》报道,尽管国际奥委会明确要求中国政府在奥运期间不能封锁网络,但中国官方近期加强了对网络的封锁。四月底,北京、湖北、浙江、山西等地的互联网用户反映,他们无法登陆境外网站,即使通过多种破网软件,也无法浏览海外网站的新闻。封锁严重时,gmail和hotmail等海外网站的邮箱只能看邮件,而不能写邮件和使用其他功能。
    中国政府已经许诺,在奥运期间,报道奥运会的大约几万名记者将可以不受任何限制地浏览互联网,但是中国13亿国民能否享受到这种权利就很难说了。最近在网络上非常活跃的维权人士胡佳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三年半徒刑。官方指控他的罪证就是他在互联网上发表的几篇文章以及接受境外媒体采访。
    今年一月份,中国政府按照申办奥运会时的承诺,出台新的规定允许外国驻华记者在中国自由采访。这个规定是否得到落实呢?驻北京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外国记者告诉本台说,现实离中国政府的承诺相差很远:
    “西藏骚乱之后,中国政府关闭了通往西藏和周围藏区的大门。以前我们去西藏是需要特别许可的,但去四川、甘肃、青海是不需要许可的。现在这些地方我们都不能去。”
    这位驻华外国记者还说,地方官员曾明确地对他们说,他们对中央政府允许外国记者自由采访的规定不屑一顾:
    “我们有记者到出事的藏区去采访,地方官员对他们说,他们不管中央政府的什么新规定,在当地,他们就是法律。”
    不过这位记者同时承认,在报道非敏感新闻时,他们还是能够得到地方官员的配合。
    很显然,中国政府不愿意听到不同的声音,尤其是在敏感问题上。中国官方媒体在报道三月份爆发的西藏地区的骚乱时,基本上都是一边倒地批评参加骚乱的藏人,批评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不会在网络上透过封锁墙获取信息的中国民众很难得到有关这些事件的全面的信息。由黄良天主办的《农产品市场周刊》的网站由于刊登有关达赖喇嘛比较全面的介绍而被官方短暂封锁,解封后这些文章都被删掉。北京资深媒体人士凌沧洲有一个比喻来形容中国官方媒体所处的境遇:
    “在城堡里人们都观看比赛的时候,人们鼓掌、愤怒都是看着一根指挥棒在起舞,我觉得中国新闻界就跟城堡里的人一样,受制于宣传部的指挥棒起舞。”
    (怪物史瑞克-SHRIEK)
    不过凌沧洲特别强调,在中国的新闻界还是有一批有良心,不愿意做违心宣传的人士。他对中国政府对言论的控制提出了置疑:
    “其实,新闻界有大批的有识之士和大批的有良知的人,但是他不得不在一种传统的惯性和僵化的制度下把灵魂扭曲,我觉得这也该引起上层的反思。他们所设置的这些制度和宣传精神、吹风会、通气会究竟符不符合时代发展的需要?我觉得上层也不是没有有识之士的。这些人也要想想对我们的文明究竟怎么有利。”

                     
                                                      下载录像
                                                自由亚洲电台申铧采访报道


【 字体:


中国民主党           China Democracy Party   
地  址:            41-25   Kissena   Blvd.   FLR 1 #110,   Flushing,   NY   11355   USA
 Website:                    http://www.cdpwu.org                                 http://www.cdpwu.org/en
 Tel: 1-718-353-2880 E-mail: cdpwu1998@gmail.com  cdpwu@yahoo.com(yahoo邮箱密码被盗请勿使用)